提示:请记住起点中文小说网最新网址:jsuu558.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起点中文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穿越之梦幻之旅全文

勾庚申4060万字1377人读过连载

《穿越之梦幻之旅全文》接着,K从奥尔珈那儿知道那个不速之客就是来找他的是他的一个助手受了弗丽达吩咐来找他的。奥尔珈不想助手看见K在这儿;假使事他愿意把这次上她们家来串的事儿告诉弗丽达,他可以么做,但决不能通过这个助发现这件事儿;这一点K同了。可是奥尔珈还请他在这过夜,等巴纳巴斯回来,他拒绝了,就他本人来说,他来也许是可以接受这个邀请,因为夜已经很深了,而且到如今,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似乎已经跟这家人连在一了,这儿有供他过夜的一榻地,虽然有不少原因使他感苦恼,可是考虑到这种共同结合关系,这儿终究是这个子里最适合他住的地方;但还是拒绝了,助手的来访使惊慌起来,他感到不可理解是,弗而达既然完全知道他愿望,助手们也懂得应该惧他了,怎么会又这样搞在一,以致她毫无顾忌地派了一助手来找他,而且只派一个这时那另一个助手可能还在伴着她呢。他问奥尔珈有没鞭子,她没有鞭子,可是有根很好的藤条,他拿了过来接着他又问这所屋子是否还别的出口,穿过院子原来还一个门,不过得翻过隔壁花的墙头,才能走上街道。K定走这条路。在奥尔珈领着穿过院子的时候,K匆忙地她不用害怕,还告诉她说他点儿也不见怪她讲给他听的些小花招,他完全理解她耍那些花招,感谢她这样推心腹地把这段故事讲给他听,且嘱咐她等巴纳巴斯一回家就马上叫他到学校去,哪怕在夜里也得叫他去。当然,纳巴斯带给他的那些信件并是他惟一的希望,要是那样话,事情可就真的对他不利,可是他也决不把那些信件得无足轻重,他会重视它们也不会忘记奥尔珈,因为在看来,比那些信件本身更重的是奥尔珈,是她的勇敢和重,假使他必须在奥尔珈和玛丽亚之间进行选择的话,他是用不着花多少时间考虑就能作出抉择来的。在跳上壁花园的墙头时,他又一次挚地握了握她的手接着他向前去,寻找今投宿的地方客栈倒还开,客栈老板管已经没法他腾出一间间来,而且间这么晚,想不到还有人来,也使感到恼火,他还是愿意K睡在大厅的草包上。接受了他的议。几个庄汉还坐在那喝啤酒,但他不想攀谈他到阁楼上给自己拿来一个草包,在火炉旁边了下来。这是一个很暖的地方,那个庄稼汉都悄悄的不吱声,于是他起疲乏的眼在他们身上便转了一圈后,很快就熟了□ 作者:[奥地利]卡夫卡"不,"奥尔珈说,"根本没有情不同情种问题。我们这样轻无知的尚且知道爸爸当然是知道的但是就跟把什么东都忘记了样,他把一点也忘了。他想的主意,是到那条近城堡的路上站着等官员们着马车经的时候,就抓住机向他们哀宽恕。说实话,即这种不可的事情真发生了,的哀求真让某一个员听到了这也只是个疯狂而糊涂的主。因为单一个官员么能下令免呢?充量也只有府才能行这个权力而且很明,就连政一般也只判罪而不随便赦免不论在什情况之下即使有一官员跨下车,愿意理这件事听了像爸这么一个怜而又疲的老头子含含糊糊话,他又么能清楚了解这件呢?官员都是受过等教育的但也是片的;一个员在自己部门里,要听一句就能领会部意义,是把另一部门的事讲给他听一个小时个小时地释给他听他可以很礼貌地点头,但是际上他一字都没有懂。这是自然的,使是跟普人有关的公事--一个官员只耸耸肩膀能处理的事情,--如果你想底了解其的一件,你把一生时间花在上面也得到什么结。即使爸碰巧遇上一位负责员,他没必要的文,又能处什么问题,也决不在大路上理啊;他能赦免什,他只能事公办,脆把它交有关部门处理,这爸爸来说早已完全败啦。爸想到坚持样一个主,他该落一个多么尬的境地!要是连样的做法能有一丝得成功的望的话,么,那条上就会塞请求的人;可是因连三岁孩也明白这根本不可的事,所这条路上个人影儿没有。可也许就连一点也支了爸爸的望,他从何地方都找到一些西来支持的希望。迫切需要种能支持的希望的西,对一头脑正常人来说,本不会有样离奇的法,只要表面的迹看一下,知道这是可能的。员们下乡或者回城去,都不为了玩儿而是因为子里或者堡里有事着他们去,所以他来去匆匆望着车窗面寻找请人,对于们来说,半是没有回事的,为车厢里满了文件他们在路还得批阅件哩。"□ 作者:[奥地利]卡夫可是不多一会,他给人叫醒。一个年轻小子,穿得像城人一样,长着张像演员似的儿,狭长的眼,浓密的眉毛正跟客栈老板起站在他的身。那几个庄稼还在屋子里,几个人为了想得清楚一些和得仔细一些,把椅子转了过。年轻小伙子为惊醒了K,彬有礼地向他示歉意,同时自我介绍,说己是城守的儿,接着说道:"这个村子是属城堡所有的,要是住在这儿者在这儿过夜也可以说就是在城堡里。没伯爵的许可,都不能在这儿搁。可是你没得到这种许可或者起码你没拿出一张这样证件来。"第十五章(3)"这样,就又需要给爸爸找一种他能干的活儿了,少要让他相信,在干着帮助一家洗刷罪名的活儿这样的活儿并不找,事实上,什事情总不会比坐波尔图赫的园子那样更没用了吧不过我找到的,是一种真正能给小小希望的事情官员们、职员们者其他任何人每谈到我们的罪行时候,他们总是提我们侮辱了索蒂尼的信使,此就没有人再敢说么了。这么着,暗自转念,既然论(尽管仅仅是面上的)只认为侮辱了信使,那,尽管这仍旧还表面上的原因,要有人向这个信赔礼道歉,什么情也就可以解决。人家告诉我们实际上没有人对们提出过什么控,因此也还没有个部门受理过这事,所以就信使人而论--如果没有任何其他问题话,--他是有权宽恕阿玛丽亚对的侮辱的。当然所有这些,都不能起什么决定性用,不过是个形罢了,除了形式外,再也变不出么花样来,可是爸却会因此高兴来,还可以阻止群官吏再去折磨,这样我们也就满意足了。首先自然要找到那个使。当我把我这计划告诉爸爸的候,开头他听了生气,说实在的他已经变得十分执,一个理由是他坚决认为--这是在他生病时候生的,--是我们拖了他的后腿,果才功亏一篑,是我们不给他钱接着是逼着他躺床上;另一个原是,他已经完全能理解任何新的意了。我的计划没有说完,就被推翻了,他坚决为他的工作还是续在波尔图赫的子里等候,而他在的情况又不能己每天跑到那儿,于是便要我们双轮手推车推他。但是我没有让,而他也渐渐地受了我的主张,一使他苦恼的一是,他得完全依我办这件事,因只有我一个人看过那个信使,而不认识他。实际所有的信使彼此很像,我自己也有把握是否能认那个信使来。我马上便上赫伦霍旅馆去,在那些从中间找那个信。这个信使当然侍候索尔蒂尼的索尔蒂尼已经不到村子里来了,是这些老爷们是常更换侍从的,也许很容易就能另外一位老爷的从中间找到我们找的那个人,即找不到他本人,或许也可能从其侍从那儿打听到些他的消息。当,要达到这个目,就需要每天晚都呆在赫伦霍夫馆,可是不论什地方,人们都不乐意看到我们,不用说像赫伦霍旅馆这样的地方;我们又不能像钱的顾客那样上儿去。可是后来们终于发现我们有一些用处。你道,对弗丽达来,这些侍从是一多么折磨人的家,他们大多数实并不是喜欢叫叫嚷的人,但是因活儿太少,都给容坏了,变成了汉--'但愿你像侍从那样过得称如意',这是官员们祝酒时最爱说一句话,--的确,从日子过得悠自在来说,侍从乎是城堡里的真主人,他们也知自己的尊严,在堡里,他们的一一动必须符合规制度,所以他们苟言笑,一本正,这种情形人家诉过我好几次了甚至你在村子里侍从中间,也能隐约约地看出这迹象来,只不过微小的迹象罢了既然城堡的规章度并不完全约束们在村子的行动他们往往就肆无惮,变得和在城里的时候大不相了;他们简直成一群没法控制的野的家伙不县遵规矩行事,而是着性子胡作非为你们那种可耻的为简直是无法无,村子还算侥幸因为他们非经许不准离开赫伦霍,可是在赫伦霍旅馆里,你多少得想办法应付他哪;比如说,弗达就觉得跟他们交道伤透脑筋,以她很乐意找我抚慰这些侍从。两年多,每星期少有两个夜晚,是在马房里跟这侍从一起消磨的起初爸爸还能跟一同上赫伦霍夫馆去,他睡在酒间里,等着我在晨把消息告诉他可是带给他的消并不多。直到今,我们也没有找那个信使,他一仍旧跟索尔蒂尼一起,索尔蒂尼看重他,索尔蒂退隐到较远的部里去的时候,他定也跟索尔蒂尼同去了。从我们次亲眼见过他以,许多侍从也没再看见过他,有两个人说曾经见他,那可能是认人了。这样,我计划实际上可能经吹啦,但还不说完全告吹;我没有找到那个信,这是实话,我上赫伦霍夫旅馆和在那儿过夜--或许爸爸对我的惜,那时他还能惜人哩--也不幸地把爸爸给毁了他处于你现在看的这种状况已经两年了,可是他情况也许还比妈好,因为我们每都守着她,生怕就要死去;只是亏阿玛丽亚用了越常人的本领照着她,她才拖到天。可是由于我赫伦霍夫旅馆这干着,结果我毕跟城堡有了一定联系;当我说我不后悔我干的一的时候,你不要不起我。毫无疑,你一定要想,怎么说得上是跟堡的联系呢;你得对,这实在说上是怎样的联系当然现在大部分侍从我都认识了这两年到村子里的老爷们的侍从我几乎全都认识这样,要是我能城堡的话,我在儿就不会是一个生人了。当然,们只是在村子里时候才是侍从,到城堡里他们就全不同了,他们那儿可能会不认我,凡是在村子跟他们打过交道人,他们都会不识的,这是千真确的,哪怕他们马房赌一百次咒说他们要是在城里再见到我准会常高兴,那也是样。再说,这样诺言有多大价值我已经有过经验。可是这还不是正重要的问题。过侍从跟城堡建联系,并不是我一的希望,除了一点以外,我还望并且深信,城上一定会有人注我现在做的事情--照料侍从人员是一件极端重要而辛苦的任务,--谁要是看到我做事情,他最后或会对我产生比别更好的印象,他许会看出,尽管干得这么微贱,是我这样干是在我的家庭奋斗,在继续实现我爸未偿的宿愿。假他能这么看,那或许他也会原谅接受侍从们的钱用这些钱来维持们一家的生活。还获得了一些其成果,这一点,怕甚至连你也会怪我的。我从侍那儿学到许多谋城堡工作的途径不需要经过困难、有时需要好几的官方规定的准阶段;的确,在种情况下,你不官方的正式雇用员,只是一个私的半官方的雇员你既没有权利也有义务--最糟的是你没有任何义,--但是你却有一个好处,那就你在现场,你可注意有利的机会你可以利用这些会,尽管你不是员,碰上运气好自会遇到工作,许当时正式雇员在身边,于是一'来人哪',你应声跑上去,你就成了一分钟以前还不是的那种人变成了一个雇员不过,究竟什么候一个人才能碰这种机会呢?有候你一下子就能到,你刚到那儿还没有来得及看形势,机会就在儿等着你啦,只很多人因为新来到,甚至还心不焉,没有能抓住样的机会罢了;是在另一种情况,你也许比正式员等的年月还要,半官方雇员当以后,从此就当上合法的正式雇了。所以这就足使你望而却步,是当你考虑到官任命要经过非常格的考试,而且何一个家庭出身疑的人,未经考就会被淘汰,那,这就算不得一事了;姑且让我谈谈最后参加考的人吧,他一连几年胆战心惊地待着考试的结果而打从第一天起大家就惊讶地问怎么敢做出这样想天开的事,但他还是继续希望--要不是这样,他怎么能活着呢--这样过了多少年以后,也许作一个白发皤皤的人,他才知道他经被拒绝,才知一切都已经失去而他这一辈子也经白白地虚度了这里,当然也有外,人们就是由这一点才轻易受诱惑的。有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确实来历不的家伙倒真的得了任命,有些官简直是不知不觉被那些歹徒迷住;在举行招聘考的时候,他们忍住要东嗅西闻,着嘴巴,张大着睛拼命找那样的进人员,对他们说,好像那种人别配他们的胃口的,他们得严格守他们本本里写规章条文办事,顶得住这种人的惑。但是有时参考试的人并不能此得到任命,而是无限期地拖延备阶段,没完没,一直到这个苦的家伙死去才完。所以,官方的命跟这另一种途一样,充满了种或明或暗的困难因此,一个人在事这类事情之前应该慎重考虑。一回,我和巴纳斯可没有忘记这做。每次我从赫霍夫旅馆回到家,我们就一起坐来,我把最近收到的消息告诉他我们一谈就是几,巴纳巴斯的活也因此耽误了,过了平时需要的间。这一点在你来,或许应该怪。我完全知道侍们讲的话是不足信的。我也知道们并不十分愿意我讲城堡里的事,他们总是变换题,每一句话你得从他们的嘴里出来,可是当他开始讲的时候,往又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自吹擂,大家各自编了荒诞的谎话来倒对方,因此在洞洞的马房里的断叫嚷声中,一侍从没有说完,一个就插进来,嘴八舌,很明显从这中间你至多只能找到一鳞半的真情实话。我所听到的一切原本本地给巴纳巴重新说一遍,尽他还没有辨别真的本领,但是为家庭的处境,他乎是如饥似渴地听这些事情,他这一切一口气吞去,并且渴望再一些。事实上,纳巴斯正是我这新计划的支持者从侍从们那儿再搞不出什么名堂了。索尔蒂尼的使找不到,而且不会找到了,索蒂尼和他的信使起,似乎退隐得来越远了,许多已经忘记他们是么模样,叫什么字了,因此我常还得详细描述他的容貌长相,可尽管那样,我所到的至多也不过使我对他说话的个侍从好不容易记起了他们而已除此以外,人们于他们的情况就么也不知道了。于说我结交侍从行为,我自然没权力去决定人家该怎样看,我只望城堡能根据我所以要结交他们动机加以判断,希望能稍稍减轻家所犯的罪行,是我没有受到任这种公开表示。我还是坚持这一,因为就我来说我看不出有其他会可以使城堡为们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对巴纳巴斯说,我却看到了一种可能性。从些仆从告诉我的事中--如果说我有这种倾向,那满脑子都是这种向,--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是谁要是能在城里效劳,他就能他的家庭做许多情。可是在那些事中,又有哪一是值得相信的呢这些故事是无法实的,很少是头清楚的。因为比说,当一个侍从--这个侍从我不会再见到他了,或即使见到了他,也不会认识他了--他曾经一本正经地答应要给我的弟在城堡里找一位置,或者,假巴纳巴斯有别的上城堡去的话,至少会支持他或协助他--因为根据侍从们讲的故,那些待职人员为等待的时间太,都变得没有知或者神经失常了要是朋友不照应们,他们就完了--这样的事情以及其他更多与此类的事情都是他们诉我的,这些可就是对我们的警,可是他们在警的同时许下的诺,却大都是信口黄。但巴纳巴斯不这样想;的确我提醒他千万别这些,可是单凭告诉他的话,就够使他支持我的划了。我自己提的种种理由,倒有给他留下多么刻的印象,而主是那些侍从讲的事。所以事实上是我自食其果。玛丽亚是惟一能爸爸妈妈明白的,我越想用自己这套办法继续我爸原来的计划,玛丽亚就越不理我,在你或者旁面前,她还跟我几句话,可是我两个人单独在一的时候,她就不我讲话了;而在伦霍夫旅馆,我侍从们恣意蹂躏玩物,在那两年时间里,我没有他们任何一个人过一句知心话,从他们嘴里听到只有狡猾的、骗的或者愚蠢的话所以只有巴纳巴跟我在一起,那候巴纳巴斯还太轻。我把那些事告诉他的时候,看见他的眼睛里着光芒,从那时到现在,他的眼里一直保持着这的光芒,我感到怕起来,可是我有停止,因为事重大,非同小可我承认,我没有我爸爸那样的伟然而空洞的计划我也没有男人那的决心。我只是自己局限在弥补们对那个信使的辱这点上,我只要求把我现在的么一点卑微的努看作是我的一份绩。可是,凡是自己过去没有做的,现在我决心一种不同的方法通过巴纳巴斯来成。我们侮辱了个信使,并且把赶到了一个更僻的机关;那么,们就把巴纳巴斯去当新的信使,来那个信使的工可以由他去干,那个信使安安静地爱退隐多久就久,他需要多久能忘掉他所受的辱,就给他多久时间,难道还能什么比这更合乎情的吗?当然,深深感觉到,尽我的计划是多么卑,可是其中隐含有傲慢的意味也许会给人一种象,我们想给当指手画脚,吩咐们应该怎样处理人问题,或者以我们对当局是否妥善处理这个问的能力,产生了疑,在我们想到件事应该怎么办前,他们早该作处理了。可是,时我又想,当局可能对我产生这大的误会,如果们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他们有意这样,换句话说我所做的一切,们不作进一步调,就把它们都推了。所以,我决屈服,巴纳巴斯心勃勃,也不愿服。巴纳巴斯在一段准备期间变那么高傲,居然得补鞋这个活儿对他这么一个未的机关雇员来说未免太下践了,的,他甚至跟阿丽亚也敢顶嘴了有一两次阿玛丽就直截了当地跟谈起这一点。我不妒忌他的短暂欢乐,因为他一城堡,他的欢乐高傲就会消失,是不难预料的。样他就开始了那滑稽模仿似的工,我在前面已经诉过你了。使人奇的是,巴纳巴第一次并没有经多大困难就进了堡,或者更正确说,进了机关,可以说,这个机就变成了他的工室。那天晚上巴巴斯回家后把消悄悄地告诉了我他得到这样的成,当时几乎把我疯啦。我跑到阿丽亚跟前,一把住了她,把她拉一个角落里,死儿吻她,吻得她疼又怕,禁不住了出来。我说不我激动的道理来我们好久没有互交谈了,这件事也是在第二天或第三天才告诉她可是以后几天,实在没有什么再以告诉她的了。一次马到成功以,就再也没有什动静了。在这漫的两年里,巴纳斯就过着这种辛的日子。那些侍使我们完全失望我给巴纳巴斯写一张小字条叫他在身边,把他介给那些侍从,请们照应他,同时醒他们过去亲口下的那些诺言,纳巴斯往往看到个侍从就拿出这字条,举在手里尽管看到字条的,有的不认识我有的认识我,可都给他那种一声响就把字条递过的样子惹恼了--因为他在城堡里敢说话,--可是没有一个人帮助,终究是一件丢的事,幸而后来一个侍从,因为止一次地给这张条缠得厌烦透了就把它一把扯碎进了字纸篓……倒是一种解脱,得承认,我们早这么干,自己获解脱--我想,他似乎还在说:'你们自己对待信件是这样。'尽管这回在其他方面毫收获,但在巴纳斯身上却起了良的作用,如果可说是一件好事的,那就是他已经早地成熟了,已成了一个少年老,是的,在好些面,他甚至比许大人还要老成持,明白事理。我着他,拿他两年还是一个孩子的样,跟他现在的子比,心里常常到难过。按理说作为一个成人,无疑是能够给我持和慰藉的,可仍然既没有支持也得不到慰藉。没有我就进不了堡,可是自从他了城堡以后,他不需要再依靠我。我虽然是他惟的知心朋友,但可以肯定说,他里的话只告诉了一小部分。他告我一大堆城堡里事,可是从他那故事里,从他谈详情细节里,你点也不能理解为么那些事居然能他变成这副样子我特别闹不懂的,他原先是一个胆的孩子--我们曾经还为此感到安,--现在成了大人,进了城堡怎么就变得胆小事了呢。当然,样毫无益处地整站在那儿等待着一天又一天,没没了的,看不到丝儿改变的前景这准定把一个男的志气磨灭了,自己失去了信心最后真的什么事干不了,只会毫希望地站在那儿可是为什么他在头不进行斗争呢尤其是,既然他久就看出了我是的,那儿也许有么一点点可能改我们家庭情况的望,但是根本没实现他的雄心壮的机会。因为在堡里,尽管侍从是那么任性,事却都是按部就班进行着,雄心壮只能在工作中寻满足,而由于在样的情况下工作身改进了,雄心志就没有任何存的余地了。幼稚欲望,在城堡里没有容身之地的虽然如此,巴纳斯还是这样认为他这样告诉我,说他看得很清楚那些官员,即使准许他进去的那机关里的一些可的官员,都是大在握而且博学多。他们口授指示时候说得多么快,半闭着眼睛,着简单的手势,消竖起一根手指就能使那些倔强侍从屈服,侍从即使受到他们的斥,也都是笑眯的;或者他们在本书里发现了一重要的章节,便看得出神,尽管方狭窄,这时其一些官员也都会长了脖子紧紧地着他一起看。这事情和其他同样质的事,使得巴巴斯把这些人看是了不起的人物他有这样的感觉假使他能接近他,引起他们的注,他就可以壮着子跟他们交谈几,不是以一个陌人的身分,而是一个本部门的同的身分交谈--自然是一个职位非低的同僚,--那么,可能给我们庭带来无法估计收获。可是事情来没有达到这样地步,巴纳巴斯不敢冒险做任何能有助于达到这地步的事情,虽他完全知道自己管是那么年轻,于发生了这一连不幸的事故,他经被推到负责赡我们一家这样一艰难而又责任重的主要人物的地上了。现在我该最后的坦白了:是你来到我们村一个星期以后的。我在赫伦霍夫馆听到有人提起回事,可是我并有怎么注意,有个土地测量员来,我连土地测量是干什么的也不道。可是第二天晚--我平常总是在我们约定的时跑到半路上去接纳巴斯回家的,--巴纳巴斯回家比平常早,他看见玛丽亚在起居间,便把我拉到街,他把头搁在我肩上,大声叫嚷好几分钟。他又成往常那副小孩的样子了。他碰了一件从来没有料到的事情。好突然之间在他的前展开了一个崭的世界,他简直不住这种崭新的化给他带来的喜和激动。可是发的事情,不过是们给了他一封送你的信罢了。可这确实是他们委他传送的第一封,也是他第一次受到的任务。"




最新章节:惊世毒妃 轻狂大小姐全文

更新时间:2021-03-01

最新章节列表
网王粉色之恋全文
特种兵陈天全文阅读下载
追云逐月全文
少女骑士变身记全文
贴身司机全文阅读百度
爱你很痛全文免费阅读沐非的作品
从全文来看 墨子
行长是个大美女全文阅读
神秘总裁邀约尤物全文免费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假婚霸爱全文免费阅读
第2章 校园之纵意花丛未删节全文
第3章 无上神王全文阅读全文
第4章 二嫁千岁爷全文阅读
第5章 残袍全文下载
第6章 执挎子弟全文
第7章 农家悍媳全文阅读
第8章 死神之千刃全文免费
第9章 桃花村的骚嫂全文阅读
第10章 小说两生花免费阅读全文
第11章 混沌剑神免费全文阅读
第12章 覆雨大唐全文txt下载
第13章 终极佛陀全文
第14章 官途风流韵事全文阅读
第15章 校花被轮奸全文
第16章 性奴女学校全文阅读
第17章 容我一世佞臣傅全文
第18章 火影之技能大师全文
第19章 诸天万界无弹窗全文阅读
第20章 俊男府的美男们全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099章节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乡村美人沟全文阅读一

朱胤之

废柴傲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万俟慧

黏上契约小女仆全免费阅读全文

史峰

别有香全文阅读

蒙坚

王爷我想吃全文免费阅读

吉雅麟

暧昧商城全文免费阅读

游群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