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起点中文小说网最新网址:jsuu558.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起点中文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重生之青云直上全文阅读

康茹芸9629万字9146人读过连载

《重生之青云直上全文阅读》"你这真是胡思乱想,佩披,"K说。"因为你决不是目前才看出那种种情况来的;不消说,那一切非是你们做侍女的在楼下那间小房里想出来的罢了,在那里想想正合适,在这儿客来人往的酒吧里就显得可笑啦。你抱着那么种头,在这儿可保不住差使,那是在话下的。就连你那件衣服和你种发式,虽给你大吹特吹了一通其实也无非是你们在房间暗头里躺在床上想人非非罢了,我敢说在那儿的确显得很漂亮,在这儿要叫人笑话,不是暗笑就是明笑至于说到你那番话的其余几点呢原来我吃了亏,上了当,是吗?,好佩披,我可跟你一样,半点没吃亏,半点也没上当。不错,丽达眼下是离开了我,照你说,跟个助手私奔了,你是看到了点相,她确实绝不可能嫁给我,不,我见她已经腻烦这一点,可完全全不对头,更不必谈什么我在二天就把她撵跑这种话了,也用着说她会像其他娘们骗男人那样我了。你们做诗女的在钥匙孔里看惯了,就此凭这一孔之见,对局有了那一套想法,下了那一套论,好是好,可惜不对头。因此比如拿我说吧,在这件事上就远不如你知道得多。弗丽达离开我原因,你能讲得头头是道,我可点也讲不出。照我看,最讲得通一层道理是给你提到了,但是你有琢磨透,那就是我不把她放在上。这虽不幸是事实,我是不把放在心上,不过这里头也自有原,跟这次讨论可不相干;万一她到我身边,我自然高兴,但又会上不把她放在心上的。就是这么事。她跟我同居那时,我经常出,正如你大大挖苦的那样,出去处溜达;如今既然她走了,我几闲得没事干,我累了,巴不得连点事也不于呢。难道你没什么指我吗,佩披?""有啊,有啊,"佩披说,她突然一下子精神抖擞,一把抓住K的肩头,"我们俩都上了当,让我们俩牢牢守在一起。随我到楼下侍女那儿去吧!""只要你还说什么受骗上当那种气,我跟你就说不到一块。你总是称上当,因为你觉得这么说说既听又动心。可事实上你确是不配那活。照你看来,我比哪个人都懂事,要是连我这种人都看得出,可见你一定不配啦。你是个好人,佩披;不过这真不容易看出,比如我吧,开头还以为你心狠做呢,其实并非如此,这只是因你不配干那活,才把你给搞糊涂。我可不打算说,这个活太重要你干不了;这个活也许还算不上儿尖儿的呢,如果仔细看看,是你以前那个活多少体面些,可大上也没多大差别,确是性质相似简直分也分不出来;说真的,几可以肯定说一句,当女招待还不做侍女,因为做侍女嘛,老是在书堆里打转,但是当女招待嘛,说可以到上房去侍候秘书长,也跟平民百姓打不少交道,比如说跟我吧;实际上,我除了可以在儿酒吧间坐坐,哪儿也没我坐的方--难道跟我这号人打交道,是莫大的光荣吗?唔,你是这么看,也许你这么想自有道理吧。不,正是这么想,你才不配干这个。这活虽跟其他活一样,可对你说,好比是天堂,因此你干什么过分热心,一身打扮照你看就像女一样--其实并不一样,--你生怕丢了这个差使,自以为经常欺,想用股异乎寻常的甜劲儿来拢人,照你看来,人人都可能撑腰,谁知这下子反而叫他们烦心反而叫他们厌恶,因为他们在旅里原想图个清静,可不愿听女招发愁来个愁上加愁。自从弗丽达开后,没有一个贵宾看出来,这法倒也不是讲不通,但是今天他看出来了,都在真心想念弗丽达,因为弗丽达办起事来的确大不同。不管她骨子里是怎么种角色也不管她多看重她那个差使,她候人方面还是经验丰富,又冷静沉着,固然你什么也没学到,你也是那么亲口强调来的吗?你有有注意过她的眼风?那不仅仅是女招待的眼风,简直像做老板娘在左顾右盼呢。什么都逃不过她眼睛,而且连个个人都看在眼里给她眼光一扫,那股余力还足以人家的魂儿都摄住呢。也许她是得有点皮包骨头,是上了点年纪也想不出有比她更乱的头发,可有什么大不了呢?--跟她的真正好处一比,那都是些芝麻小事,谁对这种缺陷感到不顺眼,无非说明他对大事没见识罢了。自然,谁也不能就此责备克拉姆,你法相信克拉姆爱弗丽达,那只有你这姑娘年纪轻,没经验,看法对头。在你眼里,克拉姆是高不攀的,那也有理,因此你就以为丽达也近不了他身。你看错了。这点上,即使我拿不出铁证,也愿相信弗丽达亲口讲的话。不管觉得多么靠不住,不管跟你那套人生、官场、豪门、女色魔力的法多么格格不人,事实总是事实眼下你我并肩坐在这儿,我双手住你的手,想来克拉姆和弗丽达照样并肩坐在一起,好像这是天地义,他也是自愿下楼的,确是匆下来,可没人躲在走廊上专门着他,其他什么事也不管,克拉总得劳驾下楼来呀,说到弗丽达着上的短处,是引起了你反感,倒不觉得有什么不顺眼的。你不她那一套!你不知道你就此露出马脚,这正好表明你缺乏经验!使有人一点也不知道她跟克拉姆好那回事,看看她的一颦一笑、举一动,也不会看不出她受过什人熏陶,这种人比你我和全村人要高明得多;也不会看不出,他两人谈起话来跟一般顾客同侍女间的打情骂俏不同,看来那种谈方式倒正是你做人的目的呢。可把你给冤枉了。弗丽达的长处你看得很清楚,你看到她的眼力、的决心、她的威力,不消说,可你统统误解了,还以为她自私自地一心只为自己打算,存心不良甚至拿来当武器跟你作对。不,披,哪怕她有那么种暗器,隔得么近也放不出呀。说到自私自利?倒不妨说,她放弃了眼前所有一切和日后享有的一切,给我们机会证明一下是否配高升,可我俩都叫她失望了,势必逼得她回这儿来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事,一点也摸不清自己错在哪里只有跟你比一比,才多少明白这事:好像我们俩只要像弗丽达那沉着、那样实事求是,心头所追的目的就不难达到,也不消煞费心,可我们劲使得太足,闹得太,孩子气太重,经验又太少啦。们想达到目的,就哭啊,抓啊,啊--正像小孩子拖桌布,什么也没捞到,反而把所有好东西都带了地,就此再也够不着了。我不道是不是这么回事,可我敢说,你讲的那一套多少像一点。""啊呀,"佩披说,"你原来爱着弗丽达呢,因为她把你扔了;她不在前,爱她倒不难。不过,你爱怎着就怎么着吧,就算你什么都对连拿我当笑柄也罢,可你现在打怎么办呢?弗丽达已经离开你,论照我讲的一套也好,照你谈的套也罢,休想她再回到你身边,算她要回来,在这以前你也得有地方安身,天又冷,何况你既没做,又没床睡,就上我们那儿去,你会喜欢我那两个女朋友的,们会让你过得舒舒服服,你就帮们做事,这种活叫姑娘们自己干来,实在吃不消,今后我们姑娘用不着样样都光靠自己啦,在夜再也不会心惊肉跳啦!上我们那去吧!我那两个女朋友也认识弗达,我们要把她的事统统讲给你,让你听个腻。去吧!我们也有丽达的照片,统统都要拿给你看当初弗丽达可不像今天那么神气你简直认不出她来,也许只有看那对眼睛才认得出,甚至在当时那副眼神都流露出她多疑、谨慎。好吧,你去吗?""这行吗?昨天我刚在你们那条走廊上给人闯,闹得满城风雨呢。""这都因为给人闯见了,可你跟我们在一起就不会给人闯见。除了我们三个,谁也不会知道你。啊,往后的子才美呐。即便是眼下,那儿的子也叫我觉得比前一会儿要好受多。现在我没办法只好离开这儿说不定也落不到什么损失吧。听,哪怕当时只有我们三个人在一,我们倒也不觉得心烦,一个人得让苦日子过得甜美些,我们年还轻就尝到苦日子的滋味喽,说来,我们就三人死守在一起,在儿尽可能过得美好,你会特别喜亨莉爱塔的,也会喜欢爱米丽亚我跟她们讲过你的事,那种故事那儿房里听起来,总不会教人相,就好像房外当真出不了什么事的,房里是又温暖又舒适又局促而我们三人挤得格外紧;不,虽我们只有互相依靠,倒也没有彼嫌弃;相反,我一想到那两个女友,简直高兴自己又要回去了。干吗要比她们过得好呢?当初我三人连成一条心,正是因为大家没有出头的日子,可如今我到底了头,才跟她们分了手。我当然把她们忘掉,牵肠挂肚的头一件,就是怎么给她们办点事;尽管自己的差使还不牢靠--究竟怎么个不牢靠,我也不摸底,--可我已经跟老板谈到亨莉爱塔和爱米亚的事了。在亨莉爱塔身上,老倒不是一点情面也不讲,至于爱丽亚呢,必须承认,她比我们两年纪都大,跟弗丽达差不多,可指望老板提拔她。想想看吧,她都不愿离开,明知道在那儿过的种苦日子,可都甘心受苦,真是人啊,我们分别那时,她们掉了泪,我看这多半是因为可怜我,来,不忍心看我离开我们那一间间,到外面冷风里去--我们在那儿还以为房外的一切都是冷冰冰呢,--二来,不忍心看我闯进陌生的大房间去接触陌生的大人物这为来为去无非是为了混口饭吃其实我们三人一起过日子,到那夫,我也毕竟可以凑合过去啦。今我重新回去,她们大概一点也觉得意外,只是想要顺我的心意才会流下几滴眼泪,叹惜我的命好罢了。但是等她们看到了你,看出我走掉倒也是件好事。这下们就会高兴如今我们总算有了个人当帮手,做保缥;眼看什么都守秘密,有了这个秘密,我们三的心连得更紧了,这真要叫她们到极点呢。来,请上我们那儿去!决不要你尽什么义务,你用不像我们那样老呆在我们房里。等来年春天,你在别处找到安身地,要是不愿再跟我们一起过,那要走就走;不过,即使到那时,当然也得保守秘密,别把我们出掉,因为那一来,我们在赫伦霍旅馆的日子就算完啦,自然啰,跟我们一起过时,在其他方面也小心,哪儿也别去露面,要么是们认为太平的地方,处处都得听们的;你只有这点受管束,你跟们都得把这点事放在心上,除此外,什么都随你便,我们分给你的活可累不死你,这你用不着害。话说到这儿,你去吗?""到春天还有多久?"K问。"到春天?"佩披照着说了一遍。"这儿的冬天长,很长很长呢,而且也没个化。可我们在那儿楼下从不抱怨我们吃不到冬天的苦头。是啊,一天春天也会来到,还有夏天呢想来总也有个夏天吧;可如今回起来,仿佛春夏两季都短得不到天似的,就连在那种日子里,就在最美好的日子里,就连在那时,也往往下雪呢。"佩披讲完了她深深吸了气,拭掉脸、眼里的几泪水,看看,点点头,像是说,她霉其实无所,反正她会来顺受,因根本用不着家帮忙,也需要安慰,犯不上K费,虽说她还轻得很,也少晓得怎么人了,她倒确实也是意中的事罢了不过,K这人才有所谓,她想给他明他是怎么角色,即使心头的种种望都化为泡了,她还是为有必要一。有时这里的命令很易执行,过这命令可不满意不仅因为搞到弗丽头上,虽本来是命,K听起也像是嘲,而且主是因为眼他全部心都要落空无论什么令,不利也好,有的也好,不把他放眼里,哪最最有利命令,大归根到底是不利的但反正都把他放在里,再说的地位又低贱,干不了,更必说去禁下令,找机会发表己意见了要是艾朗不让你开,那你怎办呢?要他让你开,那你能他说什么?说真的K仍旧觉今天害就在身子疲上,一切利的情况在其次,初他自以身体撑得,要没有股信念,决不会出闯啦,为么他不能熬几夜,一个通宵?在这儿没一个人到累,说更恰当一,在这儿管人人都终感到累不过对工倒没什么害,说真,甚至看反而能推工作呢,什么偏偏这种地方他竟累得不消呢?此可以断,这种疲跟K那种劳性质完不同。在儿,疲劳疑是包含愉快的工中,表面看来像疲,实际上是破坏不的休息,坏不了的宁。如果午时感到点累,那是一天当可喜的一自然过程。"对这儿那帮老爷说,始终晌午时分"K自言自语道第十九眼下五点钟,廊两旁到处都跃起来了,此此景跟上面那话说的情况倒八九吻合。房那种嘈杂声中种喜气洋洋的道。一会儿听〔去像孩子们备去野餐的欢,一会儿又像晓时的鸡窝,股欢乐跟天亮气氛水乳交融不知什么地方真的有位先生模仿鸡叫呢。然走廊上仍旧落落,房门已忽开忽关了,时有人把门拉条缝,顿时再上,走廊上只得乒乒乓乓的片开门关门声在一堵堵没挨天花板的隔板的上空,K还时看见清晨时那种乱蓬蓬的伸出来,马上缩回去不见了远处,有个侍推着辆放档案小车,慢慢过。还有一个侍在车旁走着,里拿着一份名,分明是在对档案上注明的间号码。小车到一间间房门多半都停下,常这时房门也打开,该送的案顿时递了进,可是,有时是一张小纸片碰到这种情况房间里跟走廊就响起一阵对声,八成是侍挨骂。如果房仍然不开,就心地把档案堆门口。碰到这情况,K仿佛得,即使档案经挨门分送完,四下房门开关关的次数好并没减少,反增加了。也许因为别人巴不偷看一下莫名妙给搁在门口档案吧,他们不明白,谁想他名下的档案进去,只消开门就得了,可么偏偏不开;许没人捡去的案,过会儿就能分送给其他位老爷,这几老爷连眼前都不断偷看,看档案是否照样在门口,是否有希望分送到们手里。说来巧,这些还搁的档案多半是大捆一大捆的心里想,那些案暂时搁着不走,可能是人想要夸耀一下也可能是不怀意,甚至也可是出于名正言的得意感,借刺激刺激同僚往往碰到他偏不在看的时候那包搁了老半的档案突然一子给拖进了房房门就又照旧丝不动了,那四下的房门也新悄没声息了尽管眼看这经叫人眼痒的东终于搬掉了,免失望,说是意也可以,可来房门又忽开关地忙了起来他看到这事实益发觉得自己想法不错了一提到那场审查,别是应付朗格那场还有K谈两位老爷那份敬意倒叫老板由对他起好感。看子他打算应K的请,让他在桶上架起块板,至也可以让在上面睡天明,可老板娘明不答应,一个劲摇头,白白在衣服上边拉拉,边扯扯,乎到现在注意到自衣冠不整一场显然来已久。关旅馆整的争论,快闹开头。眼下K身疲乏,听两口子来说去的,就更加得事关切。在他看,再从这给撵出去倒是空前倒霉事。不能让它生才好,怕老板夫合起来跟作对也罢他在酒桶缩成一团眼巴巴望他们两个,老板娘副暴躁异的脾气早把他吓呆,到后来见老板娘急,突然在一旁,概眼下正跟老板争其他的事只听得她声喊道:"瞧他盯着那副德行快打发他!"谁知K简直满不乎,如今而完全深自己可以下不走了就此趁势:"我不是在看你,是在看你衣服罢了""干吗看我的衣服"老板娘气呼呼说。耸耸肩。"来啊!"老板娘对老说。"难道你看不出粗坯醉了?让他在儿睡睡醒!"等到佩披听得一唤,蓬着,身子又,懒洋洋拿着把扫,打暗头出来,老娘竟还吩她扔个靠什么的给呢这时他们已经走进了酒吧间;尽老板窝了一肚子火,居然还把K到这儿,这是什么道理,可不大楚,也许他终究体会到K目前这疲劳的样子,实在出不了门吧。没等人家请坐,K转眼就瘫倒在只酒桶上。在那儿暗头里,他倒到舒坦。偌大一间房间里,只有酒龙头上面点着一盏昏暗的电灯而且外边仍旧是漆黑一片,看来像在飘雪。呆在这儿暖处真是谢谢地的好事,你得小心提防给人撵出去才是。老板夫妇仍旧站在面前,好像眼下他还是一大威胁好像他为人根本靠不住,所以保定会突然跳起身来,再想闯到走上去。再说,他们夜里刚受过惊又比平时起得早,身子也累了,其是老板娘更累得够呛,她穿着棕色宽摆绸衣服,一动就窸窸窣响,又扣得不大整齐,也不知她忙中打哪儿找出这身衣服来的,就这么站着,脑袋像朵凋谢的花靠在丈夫肩上,用条精致的麻纱绢擦着眼睛,不时像孩子般狠狠对K瞅上一眼。为了要安安那两子的心,K说他们现在告诉他的番话,都是他根本没听说过的,不是他对这些事实毫不知情,也会在走廊上呆那么久了,当时他实不该到走廊上去,他也的确不在走廊上打扰什么人,要不是他累了,可不会闹出那种事来的。感谢他们给这一场风波收了篷,果他为这事该受责备,也非常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免得大家误他的行为。怪只怪疲劳罢了。可,他这么疲劳,只是由于他还不惯这种紧张的审查罢了。他在这毕竟还没有多少日子呢。只要他些经验,就决不会再出那种事情。也许他把审查看得太认真了,过,说到头来,那么做原本也许什么害处。当时他不得不受两场查呢,一场紧接着一场,一场应布吉尔,另一场应付艾朗格,特是头一场大大耗精伤神,虽说第场没多少时间,艾朗格只不过请帮个忙罢了,可是要他一口气受场审查总吃不消啊,也许换做别,比如说老板,对这种事也会吃消吧。等他受完第二场审查时,起路来真可以说晕头转向了。几像喝醉酒一样;他毕竟是头一回到两位老爷的丰采,听到他们的谕,而且还不得不回答他们的问呢。就他所知,当时一切都相当利,谁知先前这么样,后来竟出那种倒霉事,那简直不能怪到他上。可惜只有艾朗格和布吉尔才解他当时的情况,他们本来倒一会看住他,那就不会惹出其他一事来了,可偏偏艾朗格审查过后得不立即出门,显然是为了要赶城堡去,布吉尔呢,审查过后大也累了,就此去睡了,在分送档那段时间里自然是睡着了。布吉尚且如此,K受完审查,体力怎一点也没耗损呢?如果K也捞得那样的机会,他就会高高兴兴地以利用,就是不准他看透那儿是么回事,他也会欣然从命,这样心里反而格外轻松,因为实际上不大会看出什么来,因此连最最感的老爷给他看见也用不着发窘第二十




最新章节:独家占有老婆吻你上瘾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1-05-07

最新章节列表
飞絮全文
林天龙全文目录
亲家公你轻点全文阅读
君大叔顾贝儿全文
天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清玉超市之全文
降服全文阅读
诱妻陆全文免费阅读
506寝室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太阳真经全文
第2章 风月宝鉴曹雪芹全文
第3章 暗黑玄幻全文阅读
第4章 暗色传说全文阅读
第5章 绝色弃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美人尸香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丑丫gl全文
第8章 兽界茶主by全文分节阅读
第9章 女则全文解释
第10章 会长的幸福全文阅读
第11章 素女寻仙全文阅读乐文
第12章 娇妻在下免费全文阅读
第13章 虞家兄弟完结全文阅读
第14章 锦绣风流全文
第15章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全文
第16章 炼神领域全文下载
第17章 夫子by相思引全文阅读
第18章 我俩那些事儿全文番外
第19章 人呐就都不知道 全文
第20章 君要臣嫁 臣要回家全文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046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攻城掠爱全文阅读

瞿凡鸿

男神滚粗全文免费阅读

段博圆

还珠之老娘容嬷嬷 全文

毋邦棋

妙味全文免费读

毋雅昆

本王的淘气宠妃全文

廉蕤嘉

嫡女重生手册免费全文

东门晓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