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起点中文小说网最新网址:jsuu558.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起点中文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是凤女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章骏辉3014万字9871人读过连载

《女主是凤女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皮特感到自己就像莱和哈台电影中那快要淹死、拼命呼,却连最后一线生都被切断的傻瓜一,他把被割断的安绳拿到眼前,迷惑解地盯着看。他不没有任何逃生的手,并且也和乔迪诺底失去了联系。他那层黏浊物中漂来去,对石灰岩洞上发生的事情完全一所知。他解开牢牢在头上的绳带,拉面罩,满怀期望地头向潭沿望去。但,没有人朝下看。 皮特刚刚喊了声“救命”,话音未落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声。枪声在石灰岩上足足回荡了一分,而石头良好的传效果更使它听起来耳欲聋。随后。就方才自动武器瞬间破沉寂般的突然,刺耳的响声也在转间就消失了,一切得出奇安静。皮特思绪飞快地运转着他此时陷入迷惑不之中。上面出了什事?是谁开的枪?谁开的?随着时间分一秒地流逝,他得越发忧心忡忡。必须从这个死亡之逃出去。但要怎样能逃出去呢?无需阅登山手册,他自就已经很清楚,没合适的装备或上头帮忙,要攀上这90度的垂直陡壁是绝可能的。 他凄怆地想着,乔迪诺绝不会抛下他不管的绝对不会——除非受了伤,或者失去知觉。他竭力地克自己,不去多想他愿相信的那种可能——乔迪诺已经死。绝望涌上皮特的头,他变得既沮丧疯狂,并对着天空声呼喊起来。喊声深潭四处回荡,然回答他的却只有一死寂。他想不通为么会发生这种事。况变得越来越明显他非得一个人攀爬去不可。他抬头看天空,白昼已经剩不到两个小时了。果他想救自己,就须现在行动。但是要怎样对付那些藏暗处的持枪侵入者?让他头痛的是,们会不会在上面等,直到他像落在玻宙上的苍蝇一样出在潭沿时,再一枪他打死呢?或者,们会不会认为他必无疑呢?他决定不等下去,要上去看究竟。现在,除非人威胁要把他扔进腾的熔岩里,否则何事都不能逼他继在这潭浮满污垢的中待上一夜了。 他仰着身子浮在水,仔细观察那似乎耸入云的谭壁,然努力回想他在大学修地质学课程时所到的有关石灰岩的识——那仿佛已是世纪以前的事了。灰岩是一种由碳酸所构成的沉积岩,种由结晶方解石(cyystalline cal-cite)与碳酸泥浆(carbonate mud)组成的混合物,是由古代珊瑚上分泌的有机物所造的。石灰岩依其同的结构和颜色,分为许多类。皮特,对一个该门课成只得B的学生来说,他记得不算差。他老师一定会为他感骄傲。 他很庆幸自己没有遇上花岗或玄武岩。这种石岩的表面密密麻麻市满小孔,而且边有棱有角。他绕着形的潭壁游来游去最后来到离潭沿尚一半高度一小块凸裸露的岩石下。他下身上的氧气筒以辅助带之外的潜水备,然后把它们全扔到洞底,只留下具箱中的一把钳子一把地质凿锤。如由于某种不明的原,使他在上面的挚和那些考古人员遭杀害或是受了伤,留下他一个人在这祭潭中和以前受害的亡魂作伴,那么他也必须查个水落出。 首先,他从绑在腿上的刀鞘中出一把刀,割下两安全绳,把其中一的一端牢牢拴在凿头接近的窄细部位以免它从柄上滑落来,然后在绳子的一头系上一只脚能进去的绳圈。 接下来,他用钳子把助带的带扣弯成C形,以权充钩子。随,他在另一截绳子也系了一个可以伸脚的绳圈,并把它在钩子上;做完这工作之后,他就有副粗劣但却实用的登工具了。 现在,艰苦的攀登要开了。 皮特的攀登技术不同于老练的山者。可悲的是,以前从未攀登过任山峰,只不过是在人踏出来的山路上过而已。他对登山家如何攀登垂直岩的零星了解还是从共电视节目及杂志文章中获得的。他了如指掌的东西是。至于他惟一一次山打交道,则是在一次到科罗拉多州布雷肯里奇滑雪时他分不清什么是岩(一种一端带环的金属钉),什么是卡宝钩(一种长方形的金属环,带有连接登绳与岩钉用的弹簧)。他只约略知道,坐式下降落法(编注:rappelling,登山者用两条绳子由陡峭山坡下的方法和动作)似乎是顺着一条绕在大、上身和另一边肩上的绳子滑落下去。 任何一位老练的职业登山者都不下大赌注,去赌皮能否成功地爬上潭。问题是,皮特大强了,根本不去考这些。他那种顽固好胜的老脾气又来。他的头脑很清醒就像针一样敏锐。知道,自己的性命—也许还有其他人性命——就悬在一快要松开的细线上就像以前多次的经一样,他的内心沉冷静,早已下定了心。 他以一种发自绝望的执着,挺伸出双臂,把那个钩嵌入石灰岩壁上声凸起的岩石边缘接着,他把脚伸进圈,紧紧抓住绳子上端,用力使自己身体离开了水面。 此时,他略向一侧歪斜地尽力举高凿,把凿头砸进小石中。接着,他把另只脚伸进绳圈,顾石灰岩壁把自己拖一个更高的落脚点 皮特想,从专业标准来看,这种方有些粗糙,但确实真管用。他重复进着这个过程;先用C形弯钩,再用凿锤沿着陡峭的石壁往挪动着。他双脚和臂的动作十分协调就像一只蜘蛛。可,即使对一个身体况好的人来说,这的攀登也很累人。皮特终于爬上那一块处于岩壁中段、出裸露的岩石时,阳已经在树梢处隐,就像是有条绳子下子把它拉到西方似的。潭沿处依然见人影。 他紧紧地靠在那儿,非常幸自己有这样一个想的地方,尽管这地方不大,只能容坐下半个屁股。他边休息,一边喘着,直到酸痛的肌肉再提出抗议。他简不能相信,只爬了么短的;段距离就费他如此多的气力他揣想着,一位精各种攀登技巧的行绝不会累得直喘大。他坐在那儿,两抓住近乎垂直的潭,待了差不多有10分钟。他真想再坐一个小时,但是时正一分一秒地逝去太阳一且下山,四的丛林很快就会变黑沉沉的。 皮特仔细端详了一下帮爬上这么高地方的劣器具。凿锤依然好如新,但那个C形的弯钩由于连续承身体巨大的重量而渐被拉直开来。他了一分钟的时间,它顶在石壁上,用锤将它再次敲弯。 他原以为黑暗会遮住他的视线,迫使只能凭感觉向上攀。但是,在他的身下面出现了一种奇的亮光。他侧过身向下方的水面望去 潭水放射出—种古怪的绿色磷光。是化学家的皮特只猜想,这种奇怪的亮是腐烂变质的黏物发生某种化学反的结果。借着这点光,他得以继续费地向上攀登。 最后3米是最艰难的一段路程。这么近,而却又那么远。潭似乎近在咫尺,一手就可以碰到。就3米了,仅仅10尺的距离,中学里的名田径明星却使在梦中也能轻而易举爬上去。但皮特不,他再差几个月就40岁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体衰力弱老人。 事实上他的身体瘦削结实。了保持体重r他很注意饮食,并进行足且适量的运动。他过许多次伤,其中包括枪伤,所以身疤痕累累,但所有关节依然相当灵巧活动自如。几年前戒了烟,但偶尔仍放纵一下自己,喝一杯优质葡萄酒或放有冰块的龙舌兰。在过去的若干年,他的口味几经变,从卡迪少克牌威忌转到孟买琴酒上最后又换成潇洒龙兰酒(SauzaCommemorativo teguila)。如果有人间他为什么,他也答上来。他对日常生的态度似乎是:人就是一场游戏,而种游戏也就是人生这样一来,他做某事情的动机就被牢地封在自己的头脑了。 当潭沿己伸手可及时,他甩掉系在C形弯钩上的绳圈。他刚用僵硬的指把弯钩从石灰岩上拔出来时,弯钩掉了下去,悄无声地落入泛着怪光的藻层里,几乎没有花溅起。在凿锤的助下,他开始手脚用地依附着石灰岩小孔往上攀登。接潭沿时,他将凿锤头顶上绕了一个弧然后使劲地甩过潭,试图把凿头插进土层中。 他连续试了四次,才把尖的凿头牢牢地插入中。他使尽全身的后一点力气,双手住绳子,把自己的体向上拖起,直到看见了笼罩在茫茫色中的平坦土地。静静地躺着,仔细察周围的一切。潮的热带雨林好像正四周向他围拢过来现在,夜幕已经降,只有几颗星星和轮弦月隔着零散的云为枝叶盘错的树送进点点亮光。从林间隙渗落下来的光为这片古老的废增添一种鬼魅般的彩,与之交相呼应则是看似越来越逼的森林藩篱所造成那种凶险而幽寂的氛。四下一片寂静使得这种情景越发森可怖。皮特半信疑地以为自己会在暗中看到鬼魅的移,听到不祥的沙沙。但是,他既没有到任何光亮或者移的黑影,也没有听什么声响。传人耳的只有一阵骤然而的小雨轻轻落在树上所发出的溅水声 真够懒散的,他自言自语道。他站来,四处走走,想清楚乔迪诺和其他出了什么事。时间一点一点地流失。一步考验总算熬过;而且,那还是体上的。现在必须动脑筋了。他步履轻地从石灰岩洞旁走,活像一个幽灵。 营地上荒凉凄清、空无一人。他潜入潭前所看到的帐篷存完好。但里面却空如也。没有屠杀血迹,也没有死亡迹象。他走近乔迪降落专用的直升机那片空地。飞机从到尾被子弹打得全窟窿。现在要想驾它去救人恐怕是不能了;无论怎样修,也不可能再把它上天空。 毁坏的旋冀叶片向下低垂,就像肘部扭曲变的双臂。直升机的样比被一群白蚁叮过的腐朽残木还要。皮特嗅到一股飞燃料油发出的气味心想油箱没有爆炸是不可思议。很显地,有一群匪徒或叛乱者袭击了营地并把直升机打成一废铁。实在太让人心了。 他心头的恐惧一下子减轻了多,因为此时他明了,刚才在石灰岩中所听到的枪声是着直升机,而不是着人。当他的上司亦即远在华盛顿美国家水下海洋局总的詹姆斯·桑德克将,得知水下海洋舰队的一架飞机就样报废了的消息时一定不会高兴,但特已经多次勇敢地对地这位身材矮小性情暴烈老水手的火,并且幸运地逃了惩罚,得以把自的经历讲给别人听现在,重要的并不桑德克会怎么说。是乔迪诺和考古方的人员已被某股来不明的武装力量给走了。 他推开歪歪斜斜挂在铰链上舱门,爬上飞机,进驾驶舱里。他在驶座底下摸索了一,找出一个长形的子,从里面取出一手电筒。电池摸起似乎没被损坏。他住呼吸,迅速地推一下开关,灯泡瞬亮了起来。照亮整驾驶舱。 “应该为后勤人员记上一。”他低声自语道 皮特小心翼冀地向货舱走去;那一雨点般的子弹已经它打得弹痕累累,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东西被砸毁或移动。他找到自己的尼提包,抽出里面的西。他的衬衫和运鞋完好无损,不过颗子弹打穿了他裤的膝部,长裤已被弹射穿,拳击短裤是支离破碎,无法补了。他脱下短小潜水服,找出一条巾,浑身上下用力拭了一遍,把沾在上的那层石灰岩洞的黏浊物擦干净。穿好运动鞋和衣服接着便四处翻找;后终于找出考察舱厨师为他们准备的餐饭盒。他的那一撞上舱壁全撒了,乔迪诺的则幸免于。皮特狼吞虎咽地了一个花生酱三明和一些浸渍的黄瓜又喝了一罐汽水。在,他才觉得自己不多又像个正常人。 他回到驾驶舱里,打开小储藏室板门,然后从里面出一个装着一把破的零点四五口径柯特手枪的皮套。他父亲,参议员乔皮特,在二次大战间曾带着这把枪从曼底一直打到易北。后来,皮特从空官校毕业时,父亲这把枪送给了他。随后的十七年,这枪至少救了他两次。虽然枪表面的蓝已磨损殆尽,但枪身却保存得很好,起来比新的还顺手但是皮特非常恼火发现,一颗流弹穿了手枪的皮套,擦了枪柄。他把腰带枪套的皮扣中穿过,将枪套和刀鞘一扎在腰际。 他做了一个小灯罩遮住电筒的光线,然后始在营地内搜索。直升机的情况不同地面上并没有弹痕只是散落着一些弹。但是,所有的帐都遭到了洗劫,凡有用而且能够搬走设备和用品都不见。只要略为注意一松软的地面就可以白,那些人朝哪个向去了。一条用大刀开出来的小路在密的丛林中蜿蜒而,最后消失在暮色。 这片森林看上去凶险可怖,似乎法穿越。如果在平,即使是白天,皮也根本不会想到,不愿进行这种探险更何况现在还是深呢。他将成为各种虫和野兽袭击的目。在热带雨林里,是它们最好的猎物他焦虑不安地想到蛇。他记得曾听人过长达24米的大蛇和解蛇,但最叫他惊胆颤的是那些能人于死的毒蛇,如非大毒蛇和响尾蛇等,而他的运动鞋薄长裤甚至连一条普通通的小蛇都抵不了。 皮特来到古城废墟的城墙下墙上那些巨大的石头像恶狠狠地瞪着。他借着手电筒发的微弱的光亮,迈沉稳的步伐,沿着道上的脚印出发。真希望自己能有一行动计划,不必像在一样盲目地行动穿越一片杀机四伏丛林,营救那些落一帮凶狠匪徒手中人质,成功的希望在太渺茫了。失败乎是不可避免的。是,他的脑海时从出现过袖手旁观、所事事或者只顾自逃命的想法。 皮特笑着望望在手电光束下瞪着自己的些早已被遗忘的石神抵头像,然后转身去,看了石灰岩底的古怪绿光最后眼,便走进了丛林 他刚走了4步远,浓密的枝叶就把给吞没了,仿佛他没来过这里一样。 ------------------ 第五章十六世纪,印加帝的国王把批比任何及法老王珍藏都还贵重的金财宝,埋在一处不人知的地。 四百年后,前秘鲁营救古学者的特一行人意外地卷了窃盗集,联邦调局、海关局、考勤人员的一寻宝争夺之中,这历史上罕的定期及化遗产,终是否得重见天日它会落入婪的国际贼手中,是让考古家透过它开古文明谜? 克莱夫·卡靳塑造的奇人物德·皮特再面对国际阴谋,一挑战人类智与体力限的冒险程即将展!主要人物简香侬和迈尔斯潜入祭已经过了1小时又45分钟。此时,任何救行动似乎都是徒劳的已经没有办法救出他了。他们的氧气早已尽,肯定是死了。古今来,无数生命消失这可怕的潭水之中,今,他们的行列里又加了两个牺牲寄。 查科用充满绝望的颤嗓音通知米勒,秘鲁军凑巧没有做好应付急状态的准备。他们水底逃脱抢救分队正在秘鲁南部靠近智利边界执行训练任务,本不可能在太阳下山前把潜水队及其设备到石灰岩洞。米勒对种反应迟钝、办事不的作风深表焦虑,查也颇有同感,但却无为力。在南美洲极少有人把速度问题摆在位。 一个女学生首先听到了声音。她双成环状贴在耳边,身前后晃动着,活像一雷达天线。“直升机”她激动地叫道,指指被树梢坦住的西方 潭沿周围的所有人全都静了下来,期待倾听着,旋翼叶片振空气的嗡嗡声隐隐约地朝他们传过来,而越来越响。1分钟之后,一架侧面漆有NUMA(译注:国家水下海洋局[National Underwater and Marine Agency]的缩写。)字样的直升机飞入了他们的视。 这飞机是从哪儿来的?米勒想着,精为之一振。飞机上没秘鲁海军的标志,显,是一架自用飞机。 直升机朝石灰岩洞旁边的小片空地降落下,把周围的树梢搅得哗直响。飞机起落架在空中时,机舱门就开了,一个有着乌黑发的高个子男人敏捷跳到地面上。此人身一件用于温水潜泳的小防水衣。他没有理那帮年轻人,而是径地走到米勒面前。 “是米勒博士吗?” “对,我是米勒。” 这位陌生人脸上浮现出热情的笑容,伸一只长满老茧的手。对不起,我们没能早赶来。” “你们是谁?” “我叫德克·皮特。” “你是美国人。”米勒说,着这张粗犷的、眼含意的脸。 “我是美国国家水下海洋局特工程处处长。据我所,你们有两个潜水者一个水底洞穴里失踪。” “是石灰岩洞,”米勒纠正他说,近两个小时前,香凯尔西博士和迈尔罗杰斯潜入水中,到在还没有浮出水面。 皮特走到潭边,低头朝污浊的水中望了,一眼就看出这儿的水条件实在是糟糕透。潭水的边缘部分盖一层绿色的黏浊物,央则黑漆漆的,看下深不可测。各种迹象显示,除了打捞尸体外,没什么可干的了“这可不怎么吸引人”他深思着。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勒问。 “海洋局在秘鲁正西方的海面进水底地质测量。秘鲁军司令部透过无线电出一个调派潜水员参抢救任务的求救信号我们回了电。显然,是第一个到达出事地的人。” “你们是海洋学家,怎么能够这种深潭中进行抢救捞工作呢?”米勒突发起火来,厉声质问。 “我们的考察船配备有必需的潜水器,”皮特不动声色地,“我不是科学家,是海洋工程师。我只过几次水底打捞训练不过我是个相当不错潜水员。” 垂头丧气的米勒还没来得及答,直升机的引擎就了火,旋翼叶片也慢停止了转动。一个像头工人般胳阔腰圆的个子男人挤出了舱门走上前来。他那副模跟又高又瘦的皮特正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是我的朋友和助手艾尔·乔迪诺。”特介绍他说。 长着一头浓密乌黑鬈发的迪诺点了点头,简单打了个招呼。 米勒朝他们身后直升机的风玻璃望去,看到里已没有人,不禁发出声绝望的呻吟。 “你们两个人,只有你两个人,我的天,至需要12个人才能把他们弄上来。” 皮特对米勒的激烈言词一都没生气。他宽容而解地盯着这位人类学,他那双泛着蛋白石泽的深绿色眼睛里流出慑人魂魄的气质。交给我吧,博士,”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和艾尔一定能办这件事。” 在作过简短计划之后,皮特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好了潜入水潭的准备他戴上全套国际潜水式EXO一二六型面罩,这种面罩配有适用污水状况的散热空气节器,其耳机插座插海洋技术制式MK1一DCI型水用对讲机上。接着,他又背上一一百立方升的氧气筒并携带一个浮力辅助,辅助器上有一排显水深、气压和方位的器。在他套上这些装的同时,乔迪诺把一粗壮的尼龙制安全绳接到他的耳机上,又他拦腰系上一条紧急身扣带。然后,乔迪把剩下的安全绳缠绕直升机内的一个大卷上,接着又连接到机外的一个扩音器上。后,他检查了一遍皮的装备,拍了拍他的袋,对着通信系统的筒说: “看起来不错。你能听见吗?” “就是像是在我脑袋里说话一样。”皮特答道。他的声音透过音器传出来,所有在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的声音怎么样? 乔迪诺点了点头。“非常清楚。我在上监测你的减压进程和水时间。” “了解。” 皮特把安全绳在一只胳膊上绕了个,双手紧紧抓住它。后,他从面罩的镜片面朝乔迪诺眨了眨眼。“好了,让我们开表演吧!”乔迪诺朝勒的四个学生打了个势,他们便开始从卷上一圈圈地放开尼龙。和贴着石灰岩洞壁点点反弹下落的香依与迈尔斯不同,乔迪把尼龙绳绑在一棵枯的树根部,这棵树从峭的洞沿上伸出足足2米,这样皮特下落时就可以避免在石灰岩擦伤身体。 米勒想,作为一个明知自己把朋友送上死亡之路人,乔迪诺显得出奇镇定、有条不紊。他认识皮特和乔迪诺,从未听说过这对传奇搭档。他怎么可能知,在近20年的海底冒险生涯中,这对非凡人物早已养成一种准判断生存机会的能力米勒确信,皮特他们所作所为不过是水中月,但他也只能束手策地站在一旁。当皮接近水面那层绿色浮时,他俯下身去,焦地望着。 “看起来怎样?”乔迪诺在对机上问。 “就像我祖母的碎豌豆汤一样”皮特回答道。 “我可没建议你取样化。。“我根本没想到一点。。皮特的双脚人了黏浊层之中,之他们俩就再也没有讲。在水没过皮特的头之后,乔迪诺松开安绳,以便让他能自由动。潭水的温度比浴里的热水仅仅低10度左右。皮特开始用调器呼吸。他侧过身去用蛙鞋蹬着水,潜入沉沉的死亡世界中。来越强的水压挤压着的耳膜,为了平衡压,他在面罩里用鼻子着气。他打开海洋潜探测灯,但所发出的在一片黑暗中却显得为微弱。 突然间,他钻出茫茫黑暗,进一片清澈透明的宽阔域之中。他手中的光不再把水藻的影子映他的脸上,而是突然向远处。黏浊层下的种急遽变化使他大吃惊,觉得自己仿佛是太空中邀游。“水面4米处的能见度非常清晰。”他向上面报告。 “有其他潜水者的踪影吗?” 皮特慢慢游了一个360度的圈。“没有,什么没有。” “你能看清楚潭底的情况吗? “还可以,”皮特回答说,“潭水清澈明,不过相当昏暗。分之二的阳光都被水上的浮垢给遮住了,能射到潭底。潭壁附光线很暗,为了找到体,我准备进行全面寻。” “安全绳够长吗?” “让绳保持在松弛状态,以免往下潜时妨碍我的行。” 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皮特沿着陡峭的石灰岩洞壁绕圈潜,好像是在顺着一硕大的螺旋体旋转而。他把每个缝隙都探了一遍。几十亿年前积而成的石灰岩表面盖着矿物质,构成奇怪状的抽象图案。他慢地游动着,把手中光束在自己前面扫来去,不由生出一种在底洞上空翱翔的强烈觉。 终于,他贴近了祭潭的底部。这儿没有坚硬的沙地,也有水底植物,只有一凹凸不平的浅灰岩石上面覆盖着一层令人心的褐色淤泥。“在过36米的深处我看到了潭底,但仍然没有尔西或罗杰斯的踪影” 在高高的潭沿上,米勒一脸茫然地盯乔迪诺。“他们一定潭底,他们不可能就么消失了。” 在深深的水底,皮特缓慢蹬水滑行,小心冀冀与潭底的岩石保持有1米的距离;他极其注避开淤泥,因为淤泥能会升腾成一片障眼泥雾,几秒钟之内就使能见度降为零。而,这种淤泥一旦被搅,可能会在水中漂浮个小时,然后才慢慢落到水底。在他从上的温水层下潜到冷水之后,潭水就变得冰刺骨,他不由自主地了个冷颤、游得更慢。他利用补助器补足弱的浮力,保持着一头部略微下倾、蛙鞋翻的潜泳姿势。 他小心冀翼地将手插到色的淤泥中,他的手经触到了潭底岩面,淤泥却尚未没过他的腕。皮特觉得奇怪,泥怎么会这么浅呢?壁的侵蚀作用和地表径流(译注:指除了蒸发的、被土地吸收的被拦堵的水之外,沿地面流动的雨水。)作用已经持续了无数个纪,因此这片地下底的表面覆盖层应该深至少2米才对。他的身体平稳地漂过一片看去像是生长在淤泥之的白色树丛。他抓住根长满瘤状物的树枝轻轻地把它从淤泥中出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里握着的是一古代祭祀牺牲者的脊骨。 乔迪诺的声音从他的耳机里传来。请回答。” “潭深37米,”皮特边扔掉骨头边说,“潭底遍白骨。这儿横七竖八着的骷髅很可能有200具。” “仍然没有他们俩尸体的踪影?” “没有。” 皮特注意到,有一具骷髅的手指骨正在阴森的潭水中竖立着,由得感到一股冷气顺自己的脊背直升到脖。骷髅的胸腔旁扔着副锈迹斑斑的胸铠,髅头上则依然套着大是16世纪西班牙人的头盔。 皮特把这个发现报告给乔迪诺。告诉米勒博士,我在底发现了一具死去多但头盔和购销仍然完无缺的西班牙人尸体”随后,他的眼睛好被一股具其中的力量吸引,顺着骷髅一根曲的手指所指的方向了过去。 那边躺着另一具最近死去的尸。它看上去似乎是男,双腿挺直,头向后着。尸身的肌肉尚未全腐烂,尸体仍处在化状态之中,肌肉组和器官都已经转化为实的皂状物质。 从此人昂贵的旅行靴、在脖子上的红丝巾和嵌着绿松石的那伐鹤(泽注:美国西南部一印第安人部落)银扣带,皮特一眼就看出他是当地的农民。不管是什么人。他的年龄该不小了。随着皮特动所引起的水流,尸上那缕缕银丝般的头和胡须微微摇曳着。体脖子上一道宽宽的口说明了此人是怎么的。 在潜水灯的光束下,一枚粗大的金指闪闪发光,上面镶一块硕大的黄宝石。特想,这枚戒指对查死者身分或许会有帮。于是,他勉强咽下到喉咙的胆汁,把戒从死者正在腐烂的手上褪了下来。不过,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唯恐有个朦胧的鬼影现在自己面前,指责己盗尸。尽管这件事他感到恶心,但他还把戒指在淤泥中抖了,以洗去原先佩戴者痕迹,随后便把它套自己的手指上。 “我发现了另一具尸体”他通知乔迪诺说。 “是潜水者中的一个,还是古代西班牙人” “都不是。这个人的死亡时间可能在个月到一年之前。” “你想把这具尸体弄上来吗?”乔迪诺问 “还没想过,这要等找到米勒博士的人说——”一股猛烈的流突然朝皮特扑过来打断了他的话。这股流是从对面潭壁里一暗道中涌出来的,它旋风卷起滚滚尘土般把淤泥全都搅动了起。如果没有安全绳,特就会像狂风中的落般,被这股突如其来湍急水流给冲倒。幸有这根安全绳,他才强地抓牢自己的潜水。 “安全绳怎么突然拉得这么紧,”乔诺关切地问,“出了么事?” “一股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强水流冲到我身上了。皮特回答道。他放松一下,让自己随着水漂荡。“这就是淤泥为什么这么浅的原因有一股激流会定期地淤泥卷走。” “也许这股激流是来自某地下水系。这个水系聚压力,又通过注流石灰岩洞底的激流把力释放出来。”乔迪推测说,“让我们把披上来吧?” “不,让我再待一会儿。在的能见度已经降为,不过我好像暂时没什么危险。你们慢慢放松安全绳,让我看这股水流会把我卷到儿去。这儿一定有个口。” “太危险了,你可能会陷到里面不来的。” “只要我留心不让安全绳缠什么东西上就不会出。”皮特轻松地说。 洞沿上的乔迪诺看了看表。“你下去已经16分钟了。你的空气还够吗?” 皮特把压力计举到自己的面罩。透过深浊的淤泥,几乎看不清压力计的针。“还可以维持20分钟。” “我给你10分钟。10分钟以后,在你目前的深度你开始作减压停留。 “现在你变成老板了。”皮特愉快地回道。 “你目前的处境如何?”“我感到己的脚正被朝前地拉一个狭窄的通道。我能摸到周围的通道壁我真庆幸自己有一根全绳,否则根本就不能逆水游泳。” 乔迪诺转向米勒。“听来他好像找到了你那个潜水者出事的线索” 米勒生气地摇了摇头。“我警告过他。如果他们不下潜那深的话,根本就可能免这次意外。” 皮特觉得自己仿佛被吸一个狭缝里长达一个时,其实才过了20秒的时间。淤泥雾稍微散了一点,大部分的泥都沉落到身后的那深潭中去了。他越来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周的情形。他的罗盘告他,他被卷到东南方了。之后,通道壁突开阔起来。,面前出了一个淹没在水中的敞洞穴。他看到有个西在他右下方的黑暗闪烁。是金属制品,微弱地反射着潜水灯被淤泥遮暗了的光束后来他看出那是一具丢弃的氧气筒,附近有另一具。他游过去看了看它的压力计。针全都停在零。他转潜水灯绕了一圈,以可能会发现鬼影般漂在黑暗中的死尸。 潭底冷水消耗掉了皮的一部分力气。他能感觉出自己的动作越越迟缓。虽然耳机里然清清楚楚地传来乔诺的声音,就好像他站在皮特身旁一样,是他讲的话听起来却那么清晰。皮特不再械地做各种动作,而全力控制住自己的大,发出检测数据表、全绳和浮力补助器的令,仿佛他的脑袋里存在着另一个自己。 他竭力地振作精神,强迫自己保持清醒。想,如果他们的尸体冲到岔道中的话,那己在从岔道口经过时有可能没注意到尸体他迅速地搜索了一遍但除了一双被丢弃的鞋之外,什么也没发。他把潜水灯朝上照,看见了波光闪闪的面。这就表示,洞穴顶上存在着一个气穴 他瞥见了一双苍白的脚。 ------------------ 第三章




最新章节:艾尔菲斯种族学院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5-07

最新章节列表
魂武双修全文阅读
合卺欢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双生花np全文阅读
夜夜夜销魂全文阅读
暧昧透视眼免费阅读全文
逆差全文阅读
寒宵 全文郁达夫
天生桃花劫全文
留守女人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帝临大唐全文阅读
第2章 一品姐夫全文免费阅读
第3章 白领情缘全文阅读
第4章 剑逆九天全文免费阅读
第5章 全球豪娶少夫人全文
第6章 想当年春衫薄全文阅读
第7章 豪门重生之逆转女王全文阅读
第8章 美色全文阅读天一生水
第9章 医道香途全文阅读
第10章 花笺全文阅读
第11章 星星不是发光体 全文阅读
第12章 这也是清朝全文阅读
第13章 美色全文阅读
第14章 妃来横祸全文免费阅读
第15章 纯情花嫁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豪门禁宠枕上欢全文
第17章 神级护卫全文阅读
第18章 帝皇帝后全文阅读
第19章 应该全文阅读
第20章 豪门交易aa制全文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9792章节
脑洞创意相关阅读More+

清欲超市全文无弹阅读

宦雅洁

神逆天下全文下载

匡志嘉

苏昀秦子琛全文免费阅读

长孙彤梓

书包网txt全文免费下载全集下载

松嘉紫

天骄战纪小说全文阅读

庞霁月